关于大力发展社区居家养老的建议

一、背景


  据民政部《2016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2.3亿,占总人口的16.7%;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1.5亿,占总人口的10.8%。人口老龄化给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转型带来深刻的变化和挑战。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养老问题越来越突出,中央非常重视,正研究措施,加强养老公共服务,内容上要多样,财力上要倾斜,全社会一起努力,把老年人安顿好、照顾好,让老年人安度晚年”。


  近年来,社区居家养老模式在一些大中城市逐渐兴起。社区居家养老,是指老年人住在自己家中或长期生活的社区里,在得到家人照顾的同时,由社区的养老机构或相关组织提供助餐、助洁、助浴、助医等服务的一种养老方式。这一模式介于家庭养老和机构养老之间,既满足了老年人在家庭和熟悉的社区中安度晚年的愿望,也可以整合正规服务机构、社区志愿者及社会支持网络的力量,弥补社会养老机构的不足,减轻其子女的日常照料负担。社区居家养老模式,对传统的家庭养老、养老院养老模式形成了有益的补充,应予以重视。


  当前我国养老服务业发展的软硬件支撑上仍存在供给不足、发展不平衡、社会融资困难等突出问题。在此背景下,加快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新模式并实现多元化、分层次发展,鼓励商业保险公司开展创新正当其时。


二、建议措施


(一)鼓励社区居家养老模式的发展


  一是以家庭养老为核心发展社区养老。受中国几千年的孝文化影响,目前国内老年人倾向于在家庭养老,但老年人的生活照料、医疗保健、社交活动会对其子女(尤其是独生子女)造成一定负担。发展社区居家养老有助于解决这一矛盾,但还需要更多认同。对此,建议政府部门加强引导,吸引更多社区和专业养老服务机构开展商业模式探索创新,鼓励居民参与社区居家养老,以家庭养老为核心发展社区养老。二是健全法律法规,建立完善的行业规范机制。一方面,建议社会保障部门总结社区居家养老的成熟经验,推动尽快制定社区居家养老模式的法律法规。这既有利于规范从业机构的行为,保障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也有利于带动市场和非赢利性机构充分参与,加速社区居家养老机构的发展。另一方面,在制定相关法律法规过程中应充分考虑到社区居家养老机构的微利公益性质,确立公共资源适当向社区居家养老机构倾斜的规则,以减轻社区居家养老机构的税费成本,使之与盈利导向的专业养老机构相区分。三是研究建立支持社区养老服务的财政税收制度。如退休返税制度(根据职工缴税情况在退休时按一定比例返还)、社区养老专项补助制度(根据社区服务老人数量或养老服务建设规模,由政府财政给予一定比例的补贴),借以增加投入,调动社区养老服务建设积极性。


(二)逐步建立多层次的社区居家养老体系


  一是开办形式的多层次。通过公办、公建民营、民办公助、政府购买、企业协办等多元化的形式,提高社区养老体系的覆盖面。尤其在中心城市的中心区域,多样化的开办形式更能有效满足多样化的本地需求。二是养老设施的多层次。综合城市区域、社区规模和人群特征等因素,分别设立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社区护理中心,社区老年人日托中心、社区养老服务站、社区老年人活动中心等多层次的养老设施,有效满足老年人的差异化需求。在这方面,可考虑制定政策鼓励有实力的企业开发养老社区或养老公寓,配套相应养老设施和服务人员,补充政府公共养老服务设施。三是收费方式的多层次。逐步建立无偿、低偿、中高偿的多层次社区居家养老收费体系,满足不同收入人群的需求,优化社区居家养老多元化供给,并通过多元化供给实现更大范围的覆盖。四是服务形式的多层次。对高龄及无法自理的老年人,以上门照料服务为主,重点提供医疗、康复、急症救援等服务;对中高龄及可半自理的老年人,以日间护理、托老所为主要服务形式,提供社交和文娱活动平台;对低龄及空巢可完全自理的老年人,重点提供情感交流、保健互动平台及提供知识技能再学习平台等服务;对独居、残疾及无收入的老年人,应围绕政府救助和社会救助相结合的形式,提供维持基本生活的服务。


(三)畅通社区居家养老的资金筹集渠道


  一是巩固传统的传统融资渠道。通过政府购买、财政拨款、募捐、民间资本联合出资等传统方式开展资金筹集,为社区居家养老的开展营造友好的融资环境。二是积极发挥商业保险资金的作用。商业保险公司具有资金期限长、精算技术强、市场化运作等优势,能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提供重要的资金支持。建议保险业监管部门研究借鉴国外发达国家的经验,允许国内商业保险公司开办社区居家养老中心,由商业保险公司本着“不盈利、不亏损”的原则来运营养老机构,同时允许商业保险公司开发养老相关保险产品,既调动商业保险公司投入社区居家养老建设的积极性,也缓解政府养老资金压力。


(四)鼓励社区居家养老的多层次保险创新


  一是鼓励商业保险公司开展企业长期商业健康保障计划、独生子女家庭保障计划、二孩家庭保障计划、空巢老人家庭保障计划等,充分满足现有养老保障体系中未覆盖的群众需求。二是推进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鼓励商业保险公司在住房反向抵押保险产品上开展创新,积极促进社会保险和商业保险协同发挥作用,为老年人提供保障。三是鼓励开发长期护理保险、长期健康保险、长期意外伤害保险等产品,助推养老、康复、医疗等护理产业与商业养老保险开展多层合作,实现快速创新发展。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曾庆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