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3月
智能网联嗷嗷待哺,汽车大佬两会上疾呼政策不够用
清新汽车

  朱华荣、曾庆洪、李彦宏……他们不约而同表达了对智能网联领域政策的期待。


  历年的两会上,汽车行业作为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代表委员们建言献策,对于行业的发展起到有力的导向作用。站在新时代,面对新技术变革对行业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智能网联汽车未来怎么走,从现有代表委员的提案、议案中或许可以一探究竟。




长安汽车朱华荣:呼吁允许自动驾驶汽车合法销售


  首次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肯定了发展智能网联汽车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成现代化强国的重要支撑。但是,他同时分析,我国发展智能网联汽车仍面临诸多挑战:其中包括国家相关法规标准难以对智能网联汽车的研发、商用提供有效支撑。首先是自动驾驶车辆合法上市的法规缺失。此外,还存在道路设施标准规范不完善,标准贯彻执行也不够与自动驾驶的安全准入标准缺失的问题。


  对此,朱华荣提出了加快建立和完善自动驾驶相关法规、标准落地的建议,包括:


  首先,在现行法规中完善或制定新的法规,允许自动驾驶商品车合法销售。


  其次,完善适用于自动驾驶的道路设施规范,并严格执行。


  最后,制定相关标准对自动驾驶车辆进行强制要求,为自动驾驶量产提出准入门槛,避免行业因理解不一致造成的自动驾驶水平参差不齐;同时通过标准的强制要求,促进中国自动驾驶与国际接轨。




万博 集团曾庆洪:国家应加快制定自动驾驶汽车测试专项法规


  另外,全国人大代表、万博 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庆洪也就加快自动驾驶汽车立法,推进合法道路测试提出了建言。在曾庆洪看来,目前我国对汽车道路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主要基于传统汽车的技术背景制定,一些政策法规无法适应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的需要。


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现行汽车道路管理法规的部分条款不适应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需要,甚至会影响、阻碍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销售及使用;


  二是,针对自动驾驶汽车的专门规定法律位阶较低,立法进展相对较慢,我国当前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专门规定多为部门规范性文件,国家层面的法律、行政法规尚未制定。


  因此,他认为,国家应该通过授权试点,为自动驾驶汽车发展创设法制空间,建议国务院组织有关部门研定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推广的试点方案,并在试点范围和期间内暂时停止与自动驾驶汽车发展有冲突的条款,确保自动驾驶汽车在道路测试时“合法上路”。


  此外他还建议,国家应加快制定自动驾驶汽车测试专项法规,加大调研力度,建立权责统一的自动驾驶汽车管理法规,在具体制度建构上,要注重权责统一。以自动驾驶汽车的事故责任承担为例,相关法律法规需清晰界定用户、驾驶员、自动驾驶系统等概念与角色定位,以及驾驶员、车主、汽车生产销售企业、自动驾驶系统提供方对汽车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




百度李彦宏:打造自动驾驶政策全球新高地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委员一如既往表现出对人工智能的关注外,带来了关于打造自动驾驶政策全球新高地,构建汽车产业强国的提案。其中他提到要加快研究并出台运营政策,从国家层面为加快自动驾驶汽车产业化奠定法律基础,包括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率先开展自动驾驶试运营服务,在北上广等限牌城市,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不用指标即可办理牌照;尽快明确自动驾驶汽车运营的资质要求,为符合条件的企业颁发相关牌照。


  综合如上各个代表委员观点,清新汽车梳理发现: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可谓对政策导向具有很大需求。毋庸置疑,智能网联汽车正在带来全新变革,将改变汽车行业过去一百年所沿用的技术和商业模式。不过因其涉及智能化、网联化甚至跨界的诸多高新技术,且该领域正处于产业化探索的初期,政策与技术进步是否匹配,可谓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产业的创新速度和竞争力。


  纵观2017年,先有2017年4月《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以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为突破口,引领产业转型升级”,并制定“智能网联汽车推进工程”专栏;后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又有2017年9月,工信部装备工业司组织召开《智能网联汽车公共道路适应性验证管理规范(试行)》讨论会。


  再到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联盟正式发布《合作式智能交通系统车用通信系统应用层及应用数据交互标准》,到发改委《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征求意见稿,到《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到工信部《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再到工信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国家车联网产业标准体系建设指南(智能网联汽车)。无不透露出整个国家层面对于智能网联汽车在政策上的不断发力。


  不仅如此,地方上又诸如,北京市交通委2017年12月宣布印发《北京市关于加快推进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有关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和《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两个文件,正式为北京地区的自动驾驶测试活动提出了管理规范。不仅如此,《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试行)》近日的正式发布也为上海在全国率先实施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奠定了基础,与此同时,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号牌也于当天在沪发放。


  所以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正在为智能网联汽车发展培养积极的政策环境。但很显然,在以上与会代表的心目中,整个行业仍面临着不少法规方面的挑战,还亟需加大在政策领域的创新力度,以让政策创新成为产业发展的竞争力、成为新经济的生产力同样是疯狂扩张,李书福和贾跃亭有什么不一样。可以想象,如何通过标准、法规的制修订修复相关隐患,将是未来影响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与应用的关键一环。但是很显然,正如很多行业专家指出的,政策标准的制定肯定也不是一蹴而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